一盏茶

普通

我原来也挺喜欢自己的

我这个人没什么记性也没什么收拾


所以我的很多东西都乱七八糟四散各地

其中分布最广的大概是从前的自己


在备忘录里,在草稿纸上,在无数个翻开写了几页就被丢到一旁的手账本里


我会在翻出曾经写下的东西时恍惚几秒

啊,我还这么说过

原来以前的自己是这个样子


我看见写下半截故事挖坑不填的自己,我看见有感而发长篇大论的自己,有碰上喜欢的东西疯狂安利的时候,有因为不开心而破口大骂的时候


遗忘的记忆太多了,我只能一点一点从周边的缝隙里再翻出这么碎片的一段一段


东拼西凑,我看见了以前鲜活生动的自己

我发现,其实我还是挺喜欢自己的


不论以前说的话有没有道理,那些半途而废的脑洞有没有意思


会记录,会分享,再把自己的记忆分的零零碎碎藏在生活的角落里


我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或者也算是期望

七八年后的我,能不能也喜欢现在的自己

每一天都多感悟一点

1.

我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觉得好像人生不能更好了,但是很显然,命运总能带给我惊喜

它告诉我“你没碰上不代表不存在,你看,现在不就遇上了”


2.

不曾经历的美好并不是不存在,而是需要等待


3.

你总会碰到一个和你产生共鸣的人,你总会遇上一个能够理解你的人,曾经你以为你做的是无用功,没有人懂,偶尔自暴自弃,偶尔痛苦,但是当你碰上那个人的时候,你就会心下一阵庆幸

幸好自己当年有坚持做自己


4.

现在觉得前人说的人是活几个瞬间的好有道理,毕竟这么多年的记忆最后不过留下几个闪光的画面,多的东西都被盖在了下面再掀不起波澜


5.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词穷,害怕自己词不达意,觉得会描述不出那种状态,会毁了那种画面,那份心动那种感觉”

“就像碰上了喜欢的人,虽然那一瞬间心动了,但是你只能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忆天空下他的情态,你会一次次为他加上滤镜让那一个画面历久弥新愈发美好,但是别人问你你就只能说,那一瞬间心头一动,多的也就没了”


6.

殉情有种孤注一掷的浪漫


7.

主人公失去了爱人但是还有社会责任以及亲朋的羁绊

会按部就班的生活,会在空闲的时候代替另一个人去进行旅行,在生活的四处寻找对方相似的影子,尝试对方曾经喜欢的事情

爱情本来就不是生活的全部,支撑人活下去的大多是牵绊和责任

虽然不知道对不对,但是目前看,好像是这么回事


8.

总会有人对你的所有热情照单全收

热情从来不该是缺点


9.

人总是容易接受不如意的自己的,能让我们做出改变的往往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闲谈:都是手机备忘录里以前记下来的想法或者和朋友的谈话

倾听【原创】

墨点落于宣纸,成就一场默剧


黑白交替舞动,而我兴致勃勃


“啪——”


笔砚打翻一地,来人讥笑不停


说这模样不合常理,我的技巧不值一提


十个百个无数个,乱七八糟的声音喧嚣着


“成了!”


随着一声大喝,人群四散而去


一幅斑斓画作被人高高举起


我挤过人群终于问出,这是


什么故事?


故事?没人回答,没人在意


绚丽的色彩夺人眼目,左看右看我却欣赏不来


那人摆了摆手,赶苍蝇一般


我拎着还未完成的作品走出了人群


蹲在路旁寻块石头


“我想讲个故事”


这次没有喧嚣,原来石头更会倾听

讲故事的人

故事,发生的悄无声息


没有谁拦得住那位讲故事的人


他站在广袤的大地上


感受自然的阳光与微风


周围空无一人,没有人来听他的故事


他捡起了一片落叶格外认真的问着


“你可以听我讲故事吗?”


枯黄干瘪的叶子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你一定也有故事”


讲故事的人笑了,他开始滔滔不绝了


从日出到日落


从草地到森林


阅览世间山川,走过春夏秋冬


讲故事的人依旧捧着树叶


他很开心,所以不愿停下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在生命的终点,他再不能言语


他躺在了一颗树下放开了落叶


他看着天空,看着树


眉眼弯弯,里面藏着最后的故事


最后一个故事了


还是到了终局


他自己讲给自己,倾听着灵魂的回音


穷尽一生的阅读,一刻不停的讲述


这个故事落下了书名,这也就是他的一生

夏天是一瓶碳酸饮料


热胀的鼓鼓囊囊,里面零星的冒着气泡


气泡蓄势待发,压缩堆积


谁要是稍微一动弹


就会被炸个措手不及

沙漠里的星星【原创】

什么时候,微小胜过庞大


怎么才能,星点亮于月光


想知道答案,那就去一次沙漠吧


当浩瀚星海占据夜幕


让皎洁月光变成点缀


星星点点,浩瀚无垠


震慑心神又使人平静


所有的美景都不应只来自于个体


最震撼的风景都是一个个闪光的堆积

风与星月【原创】

没有人见过风


哪怕是星星和月亮也是一样


月亮阴晴圆缺周而复始


不论是什么模样总会有人欣赏


因为太明亮了


在灯火通明的城市里,在漆黑如墨的天空上


它总是皎洁的,闪耀的


永远吸引着所有的目光


星星没有见过风,但它与风密谋了一场合作


借着乌云,借着风


星星想把月亮藏起来


随着日落,随着风起


乌云盖住了月光,驻足的行人抬头仰望


“今晚没有月亮”


行人轻叹口气,垂下了头


视线不再投向天空


行人再次迈开了脚步


漆黑的夜里,没有月光,也没有了星辰

毕业限定【原创】

六月八日,高考结束


这是特殊的时间节点,是高三的解放时刻


再过半个月,迎来最后一次被拉去做苦力,最后一次和同学说再见,随着毕业证和成绩的下达,等待着报考的尘埃落定


毕业了,大脑迟钝的想到


青春和夏天碰撞出红金的色彩,哪怕只是路边的一棵大树也心下认为它在闪着金光


最长的一次假期,最能折腾的年纪


去尝试期待已久的驾车,去剪一个不一定满意的发型,用大把的时间拼一副漂亮的拼图,感受前一秒是烈阳后一秒是暴雨的任性天气


夏天到来时急急忙忙,秋天将至时悄无声息


年轻人喜欢仪式感,于是有了秋日的第一


第一杯奶茶,第一首歌,第一支舞,和第一场梦


大家都不太记得小时候的梦,但透过旧物总是能窥见一角


在毕业这一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十八年夏天,多年的收收捡捡存了不少旧物,书本上是中二又认真的评价与宣言,角落里有早已忘记的信封与纸片


是多年前存下的惊喜,送给未来的自己,单纯傻帽但莫名可爱


每一天的记忆都是当日限定,爷爷奶奶比我们更懂这个道理


在公园,在路边,在阳光下,在树荫里……每一处都有无处回忆,他们会坐在长椅上细数着每一次的记忆


老人对着眼前的少年微微一笑,她弯起眉眼可能是在回想当年


少年笑着回望过去听见老夫妻一言一语的闲话家常,心下向往着自己的未来,没有忍住的羡慕了一瞬


暖风吹过,发梢扬起,金色的阳光唤回飞扬的思绪


现在是秋天,是最后的毕业限定

刚好【原创】

那是在刚好的年纪



那是夏天,初中的最后一次分班


那一年他们初三


挺大的教室坐着稀稀拉拉的三十个人,谁也没有同桌,周粟刚来时是丁浚的后桌


第一节语文课丁浚头也没抬,睡了个昏天黑地,赵老师对此习以为常毫不在意,一整节课半个眼神也没给他分出来


丁浚醒了支着下巴扫过全班,发现多了几个陌生的面孔,回过头来看见周粟


丁浚咧嘴一笑“新同学?”


“嗯”


丁浚从桌肚里摸了颗大白兔奶糖放在桌上


“欢迎”





周粟来之前没有想到这个班的位置排序居然这么任性,班主任老李教的数学便干脆拿了数学成绩做排位


第三次月考周粟数学比丁浚高了一分


这一次,丁浚是周粟的后桌


丁浚当了后桌周粟的耳根子一天都不得清净——


桌子叮铃哐啷的响个不停,丁浚这家伙又找不到东西


丁浚拿着笔帽戳一下周粟的肩膀


“不好意思,借一下东西”





初三要体考,体育老师已经完全不打算当人


每节课五圈热身,跳台阶,拉韧带,做深蹲……


太阳灼人的要命


周粟被加跑,因为时间不合格


周粟脑子晕晕乎乎的烦躁不已,丁浚笑着躲到加跑队伍,体育老师权当没有看见


“跟着我的步子,你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跑不到最后就没力了”


耳畔响起这句话,周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谁在说


“啧,跑傻了一个”


一阵微风吹过,周粟清醒三分,看见丁浚迎着光朝他笑着


身体比大脑诚实,周粟迈步跟了上去




九班是B班,学习与不学习的人呈现对半开的状态


班上交头接耳的太多,自习课从不安宁


周粟拎着一大堆没写完的卷子盘算着周末得去图书馆


隔壁邻居装修,家里也不安宁


放学路上丁浚勾着我周粟的脖子说周末出门玩儿,周粟一巴掌拍开肩上的手臂


“我得去图书馆”


“也行,跟你一起就成”


周粟没当真,但丁浚真的来了


一整天的交流不超过五句,太阳快要下山了周粟才揉了揉手腕伸了个懒腰


丁浚合上手里的话本欸了一声


“以后也一起?”


周粟觉着奇怪


“你看漫画小说在家不行?”


丁浚煞有介事的点头


“对,不行”





和人热络的陈磊怂恿着大家中午溜出去吃小火锅


丁浚拐了一下周粟的手臂


“马上初中毕业了,走一个?”


那一天的天气不好,乌云密布,刚吃完火锅外面就下起了大雨


“靠,下午第一节课老李的”陈磊拍着大腿感慨运气真差


丁浚扫了眼窗外果断脱了外套还顺手薅下了周粟的,丁浚拉着周粟顶着两个宽大厚实的衣服扫了眼身后只有短袖的同学


“我俩先走了,回见”语气要多欠打有多欠打


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衣服上,周粟比丁浚矮了一截只能站在前面


大概是那天丁浚的衣服刚好用了柠檬味的洗衣液,闻起来让人心情愉悦


又也许是外面的雨声太大刚好混淆了周粟对心跳的判断


周粟深吸口气不知道运动会不会让人耳根发烫


刚好离很近,刚好想要靠近


心脏噗通跳着,在一切出口之前


柠檬的气息忽然远去,他们刚好停下了步伐


“终于跑回来了,还有五分钟上课”丁浚把湿透的校服拧巴一下又甩了一甩,撩起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


“呼……”丁浚长舒口气“走吧,回教室”


周粟忽然松了口气“走吧”





丁浚的成绩向来好,中考高了周粟这种偏科人士得八十多分,周粟去普高,丁浚去重高


相距车程两小时,真的就是八竿子也打不着


第一个月假他们在电影院碰上


两边都有新同学


他们笑着打了招呼,然后擦肩而过


“国庆一起出去玩吗?”


“不了吧,要补课”


丁浚点了点头又拍了拍周粟的肩膀


“那你加油”





高一、高二……


他们的聊天越来越少,到最后的再不联系


手机被锁进了柜子,连带着一些未出土的悸动


周粟没有想到自己打着复习的幌子断了联系,才不过两个月就在篮球联赛上再次相遇


初中的时候丁浚并不喜欢这些


不过是两年而已,看着赛场上发光发热的丁浚,周粟竟然有些恍然


已经不是那个会陪着自己闷上一整天的人了,周粟失笑着摇头


两所学校的人穿着不同的校服,谁是哪的一眼就看的出来


 一个球员下场后提起水瓶指着丁浚吐槽“哇,你这人间妖孽,对面学校女生看你都算了男的也看你”


丁浚撩起衣摆擦汗,笑着骂了句滚


那人嘿了一声“别不信啊,他起码看你半小时了”


丁浚拧开水瓶发现空了啧了一声“不去看球你看人?怎么,好这口的?”


周粟离得很近忽然意识到他说的是自己,一股尴尬涌上心头,周粟捏着手里刚买的矿泉水就想径直离开


“欸,你也在啊”丁浚张望着四周想去买水,结果一个转身就发现了周粟


刚迈出的脚步一顿,周粟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丁浚又拎着衣领鼓了鼓风,见周粟要走连忙上前两步将人拽住


“周粟,你们学校小卖部在哪?我水喝完了得去买一瓶”


滚烫的手掌箍着手腕,周粟的心脏窜上了嗓子,胡乱把手里的水给塞了过去便将手给挣了出来


丁浚大大咧咧的没放心上,笑着道了声谢就咕嘟灌水


“你们认识啊?”这是刚才那个队友


周粟尴尬的点头对方也尴尬的一笑


“难怪你看他呢……不好意思啊刚才的话不是冒犯的意思,我差点以为你是gay呢”


“去你的,这是我兄弟,懂?再乱说话抡你信不信”丁浚仗着腿长踢了他一脚,手臂一伸就把周粟勾到面前还顺手揉了把头发


“不是吧,你高中没长过个?”


周粟一肘怼了过去


“滚”




丁浚高中三年一次恋爱也没谈,拒绝人的理由也千奇百怪


周粟莫名其妙松了口气,又觉得松了口气的自己特别好笑


他们的成绩依旧差了很大一截,因为周粟太偏科,好的科目几乎拿满,不好的科目及格都难


大概就是死心眼,说什么也不在不喜欢的东西上费力气


俩人聊着要去哪个大学,丁浚说没有想好周粟也点头说不知道


高考那天周粟远远的看见了丁浚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大概是滤镜太重,眼睛太瞎


周粟觉得那天的丁浚格外好看




放榜那天正好下雨,周粟撑着伞站在丁浚他们校门口毫不意外的看见丁浚榜上有名


周粟转身要走正好看见有两个人从对面跑过


一男一女,大概是情侣


高一高二还没放假,周粟看见顶着校服跑到街边面摊的俩人一时恍然


空气里泥土的气息似乎混杂了柠檬


周粟拎不清这些感情,最后还是撑伞离开




周粟看着被风吹的四散飘散你追我打的细雨,思绪飘的老远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他们像是相交线,在毫无防备的时候一步步走近,周粟时常会想,中考前的雨天就是他们离得最近的一次


周粟想起了见面那天的大白兔奶糖


其实他根本没吃,因为周粟把它放在了衣兜,最后化开糊了一片


周粟后来去买过奶糖,又甜又腻,并不喜欢


大概是得不到的总是好的,周粟依旧会时常好奇曾经错过的那颗奶糖